解放军侦察兵潜伏17小时 脸遭叮咬肿成面包

来源: 中国新闻网 

一个盛夏的中午,烈日当空。蓝军负隅顽抗,战斗进入胶着状态。突然两声枪响,只见两个把守指挥所的哨兵头顶直冒蓝烟。猛地,一个满身覆盖青草的“野人”窜出灌木丛,箭一般冲入蓝军指挥所。至此,胜利的天平开始向红军倾斜。冲入蓝军指挥所的,就是南京军区某机步旅被称为“拼命三郎”的侦察兵先永波。

“你什么时候藏在这儿?”一个蓝军哨兵“死不瞑目”。他们哪里知道,先永波前一天晚上就潜伏在这里,纹丝不动地趴了17个小时,顺利逃过了蓝军地毯式搜索。

卸下“战甲”后,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——先永波的脸被蚊虫叮咬得肿了起来,像一块刚出炉的面包。“算你狠!”看到这样的情形,蓝军一名指挥员扔下一句话,悻悻离去。

因为顺利实施斩首行动,先永波一战成名。这是他当兵的第七个年头。很多人都以为他是个“老侦察”了,先永波却亮出“家底”,让人大吃一惊——这竟是他首次执行大项任务。

2003年冬天,还是一名新兵的先永波目睹了一个让他至今难以忘怀的场景:当过侦察兵的班长表演手枪射击,从发现目标到枪响靶落只用了短短两秒钟。先永波佩服得五体投地,一个响亮的声音在不断撞击他的胸腔:不当一回侦察兵,这兵算是白当了!

好事多磨,梦想的种子直到5年后才破土发芽。2008年,集团军遴选特种兵的通知下发到先永波所在的单位。盼星星盼月亮,终于盼来了日出东方,那一夜先永波辗转难眠。最后,他以绝对优势成为“猎人”集训队里唯一不是侦察兵的“侦察兵”。

“猎人集训”就是一场残酷的淘汰赛,从它的口号就能窥见一斑——最舒服的日子永远是昨天。“作为一个半路出家的‘菜鸟’,要想不被淘汰,只有一个办法,那就是拼命。”先永波说。

6月的南京热浪滚滚,但十几米深的水下还是让人不寒而栗。“谁先来?”教员发话。大伙站在原地,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没人吱声。只有先永波上前一步,“不知深浅”地一个猛子扎下去。由于水压太大,他的潜水镜中立即充满鲜血,但他坚持完成训练课目。上岸后,先永波经过两个小时的抢救才得以脱险,战友们逮着他一顿责骂:“不要命啦!”

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。一次感冒发烧,先永波晕倒在训练场上,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务室,立即就要拔掉输液针头,护士见状,吓得大叫起来:“你要干什么?”先永波没有理会,头也不回地朝训练场方向跑去,身后留下一阵断断续续的“骂声”——“你疯啦!”

3个月的拼命先永波换来一枚金灿灿的奖章——“优秀猎人”。

去年春天,已经是上士第二年的先永波接到“邀请”——参加全军特种兵大比武。“当兵都第十年了,还去折腾干啥?”想到先永波训练受过不少伤,战友们好心相劝。但先永波又一次露出“拼命三郎”的性格,咬咬嘴唇说:“我想试一试。”

最终,在比武中,先永波获得突入营救第三名,荣立二等功一次,被评为全军士官优秀人才奖一等奖。

站在旅“十佳感动人物”的领奖台上,主持人问他:“你今年是第十年兵,算是老同志了,如果明年还有特种兵大比武,还参加吗?”

“必须的!”先永波的回答斩钉截铁,时下很多年轻人在感慨,再不疯狂就老了。其实,对于短暂的军旅生涯又何尝不是,不拼命地投入训练,不痛快地流血流汗,就不能真正体会到当兵的意义。“一句话,再不拼命就老了!”(中国青年报 张海桐)

(原标题:解放军侦察兵演练中潜伏17小时 脸被叮咬肿成包)

责任编辑:丛培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