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行员家属的追随:我只想,做你的“飞行图囊”

来源: 新华网  作者: 符婷婷
飞行员家属的追随:我只想,做你的“飞行图囊”

[导读]2017年,我跟着你驻地变更的脚步,再一次回到阔别12年之久的故乡——一座沿海的南方小城。

2017年,我跟着你驻地变更的脚步,再一次回到阔别12年之久的故乡——一座沿海的南方小城。

有人说,木星绕太阳一周需要12年,所以12年也是一个轮回,而12年对我来说,既有时光荏苒的变迁,也仿佛是兜兜转转的“昨日重现”。

“望天族”,是大家送给海军飞行员家属的特殊称谓,这个称谓承载着一份守望、承载着一份牵挂、也承载着属于飞行员家属的一份光荣。最初,你还是南海某部的一名地面领航参谋,而我从未想过有一天,会成为你曾提起过的“望天族”,成为凝望天空的一员。

2005年,我独自一人离开熟悉的家乡来到你的老家四川生小孩,而此时的你,正作为一名大龄“新员”在某地改飞新型战机。

每天深夜,我望着夜空繁星闪烁,就会想起我们刚领取结婚证、筹备婚宴时,一纸任务命令,让你承诺给我的盛大婚礼变得匆忙而简单。

从那时起,我决定跟随你,没想到这次从南到北的追随,一下子横跨了2400公里……

我苦吗?我曾这样问自己。

当我带着出生不到40天的女儿,千里迢迢奔赴部队驻地;当我在窗台前深更半夜凝望天空,我都差点哭出了声。但当我看着你抱起已经满月的孩子,眼中闪动的欣喜与愧疚,我的委屈顷刻间烟消云散。当我看着你拎起“飞行图囊”进场升空时,那挺拔而坚毅的背影,让我的辛酸也不知所踪。当我看着你,在炎热的计划室做完飞行计划回到家、接过我手中锅铲时的汗水和笑容,我的幸福,便从心底开始蔓延。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。我还知道,当我守望着你的时候,你又何尝不是带着对我和女儿浓浓的爱,在天空巡航。

记得有一年,你们作为新型空中预警力量需要转场执行任务,一待就是3个月。从飞机起飞的那一刻,我的心也跟着一起飞了。直到收到你“安全到达”的信息后,那颗悬着的心才算放下。

从那以后,电视里有关你驻训地区的消息,仿佛就是对我发出的“收看”指令。虽然我知道,我不可能从媒体上获取到有关你的消息,但哪怕是那片海域的天气变化我也时刻牵挂。

等待的日子里,窗外战机起降的轰鸣一度成为让我揪心的声音,虽然知道此刻的你正在外地驻训,但是看着你的战友们平安着陆,心里也会一阵安稳。

每次女儿问我:“爸爸什么时候回来?”我心里就填满了思念与委屈,可当你真的站在我面前,看起来又瘦了,我的心里就只剩下了心疼,恨不能无时无刻陪在你身边。

我知道,你总是愧疚错过了女儿的童年,我会替你把这份深沉的父爱传递给孩子,在她幼小的心灵里种下勇敢、担当、善良的种子。(符婷婷 作者系南海舰队航空兵某师空中战勤家属)

责任编辑:吕泽鹏